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能源互联网互联网与能源谁是火种谁是草原

发布时间:2019-08-15 16:30:14

  能源互联无疑是一个好故事。早在2008年的硅谷,ET+IT(能源技术+信息技术)的概念就已经在风险投资圈内传得火热,彼时产生的概念叫Smart Grid(),记得当时Palo Alto的市政厅广场上放满了分布式光伏、、交易软件以及银行推出的绿色金融套餐的宣传海报。2012年以Jeremy Rifkin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为代表的一批未来学的着作,又为这个概念再添了一把火。这个世界是由能源驱动的,工业革命的核心就是能源革命。今年公司董事长刘振亚新书《全球能源互联》的发布更使得这个名词在国内能源 朋友圈 内广受追捧,大会小会乃至商业地产项目都挂上了这样的名头。评论作者张树伟在事后的《全球一张是狂想还是构想》一文中指出,能源互联和 电线互联 还是有差别的。这两个概念的比较就涉及到一个重要问题,能源互联作为一种新经济形态,其改造的逻辑是互联思维占主导,还是思维占主导。

  电思维VS互联思维

  目前人们谈及能源互联往往指的就是电力互联,这主要是因为电力部门具备互联的基本条件,基础设施络化架构相对完善,投资和市场规模空间大,特别是这些年来随着能源生产端非化石能源比重的增加且其转化利用方式主要以发电为主,而在消费端随着电动汽车、工业4.0、绿色建筑、智慧城市等新技术发展,工业化和城镇化部门的电气化程度越来越高,电力作为二次能源主力载体的地位更加巩固。全球电能比在未来十年内预计超过50%,电力将成为真正占绝对统治地位的能源品种,上世纪红极一时的 路线图 现在已经很少被提到,能源互联某种意义上也就成为了电力的互联互通和信息技术在电力领域应用的代名词。

  那么电思维是指什么?如果用最新出台的《关于进一步深化改革的若干意见(中发〔2015〕9号)》中的表述,那就是 自然垄断环节 ,其明确不是此轮电改 三放开、一独立 的 两头 ,而是属于该管住的 中间 。在这样的垄断思维下,无论是欧洲的撒哈拉沙漠光伏计划,还是如今提议的赤道与北极的大型能源基地构想,其所体现的仍是第二次工业革命时期的科学分工与规模效应的逻辑,参与的玩家仍然是能源寡头,说不定会出一个全球 电七姐妹 。如果仅仅是这样,那么,能源互联只是在器物层面的改良,不可能对整个经济系统和发展模式产生革命性的再造。而互联思维所宣扬的是个体的自由接入和大众的对等分享,比如淘宝和,产品、内容的生产和消费往往都是由微小而分散的单元所完成的,所谓 只是提供一个开放的平台,需要完成的主要是 游戏 规则的设定,特别是信用体系的建设,走的是 依靠群众的路线 ,这显然与大电的思维有区别。

  正如Rifkin先生所提到的 能源民主化 的概念,化石能源和新能源的转化利用方式中也存在某种价值取向和行为模式,化石能源高效利用的方式更在于集中化,形成的往往是大公司、大集团,国内的例子比如三桶油、五大电企、十四个亿吨级大型煤炭基地等等,而新能源则更适合于小而散的分布式开发,以户为单位的原子形态更明显。这不仅是可再生能源如此,甚至都摆出了 小型化 的姿态,意欲与光伏、风电等搞组合,Google、IBM以及Bill Gates的Terra Power都曾推动过类似的念头。应该说,绿色能源在 姿态 上跟互联思维更为接近,其在宏观层面上所表现出来混沌和潮涌不稳定性的解决方案也恰好需要发挥互联所擅长的大数据和云计算等功能。诚然,在现有的技术条件下,能源革命并非是越去中心化越好,但毫无疑问的是,此番浪潮下分散与集中需要寻找一个新的平衡。

  谁是火种?谁是草原?

  不可否认,能源系统突破性的再分散和再集中都是能源技术和体制的新革命,只是单纯的集中不能称之为能源互联,先打碎再重组重构才是。从人类刀耕火种以来的历史来看,能源利用的 分 和 合 显然是动态的,总的趋势来说, 分 是为了更好地 合 。互联+能源与以前历次革命不同之处就在于其先 分 后 合 ,其生产 终端 将变得更为多元化、小型化和智能化,受传统矿产资源分布和自然垄断环节的约束更为弱化,交易主体数量更为庞大,竞争更为充分和透明,最终涓涓细流汇成的大能源市场则更为一体化。这样的实现得益于底层的分布式能源和信息通讯技术的飞跃进步,但更在于上层架构和模式的创新,特别是交易市场平台的搭建和终端入口资源的抢占,才能形成能流如信息流那般顺畅的自由配置。最终完成和电信、广播电视、互联、物联之间的大融合,实现应用的极大化。

2010年深圳家居B轮企业
入篮一周年人民币借助一带一路更具国际范儿
2010年海口其他战略投资企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