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萌妻难驯 第二百六十三章 闺蜜的秘密情人

发布时间:2019-09-26 03:25:24

萌妻难驯 第二百六十三章 闺蜜的秘密情人

陆雪漫的问题令魏蓓拉一阵尴尬,她伸手想把包包拿走,却被闺蜜抢先一步拿走了病历。[燃^文^书库][]()

“漫漫,你还给我!”

她急忙去抢,陆雪漫后仰倒进枕头,先一步掀开病历,大声朗读,“患者魏蓓拉,现年26岁,孕检呈阳性……孕期48天……”

某女震惊了。

闺蜜居然也怀孕了!

陆雪漫的嘴巴变成了型,短暂的迟疑过去

萌妻难驯  第二百六十三章 闺蜜的秘密情人

,病历本已经被魏蓓拉抢了回去。

闺蜜尴尬到不行,面红耳赤的坐在那儿,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摆。

拿了一颗草莓递到魏蓓拉嘴边,她弱弱説道,“我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嘛!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张开嘴,把草莓吃进去,她耸耸肩,吐出两个字,“凉拌!”

好淡定啊有木有?

虽然她的态度很坚决,但是陆雪漫拿不准她这么説是不是因为赌气,xiǎo心翼翼的追问道。

“这是个大事儿,你要考虑清楚。是做掉,还是留下。如果你打算做掉,就要快diǎn儿做决定。要是你想留着这个孩子……”

魏蓓拉心里乱极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闺蜜欲言又止,她抬眼问道,“怎么不把话説完?”

“要你你打算留着这个孩子,就不可能一个人。而且,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早晚会知道的。要是被他知道了,他决定跟你结婚,你会接受吗?”

“接受个毛线!”

送给闺蜜一个大大的白眼,她狠狠咬了一口草莓,悻悻的説道。

“下个月,他就要与蒋祖儿举行婚礼了。这个时候冒出个孩子来,被你表姐知道,还以为我故意破坏他们的婚姻呢!即使这个孩子是他的,我们也不可能在一起!”

最后一句话好有内涵的样子。

为什么她要在这句话前面加上即使呢?

难道这个孩子不是白浩然的,而是别人的?

咳咳……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谁来救救我纯洁的耳朵和双眼啊!

dǐng级八卦的问道扑面而来,陆雪漫凑过去,眼中满满的都是好奇,“孩子他爹不是白浩然吗?”

“应该不是。”

“什么叫应该啊!这种事怎么可以不确定嘛!”

她不淡定了,气的直翻白眼,理直气壮的开启了吐槽模式。

“魏蓓拉,神马叫洁身自好?我拜托你啊……你一个未婚女青年,还是个警察,个人生活肿么可以这么混乱?”

后面的话她不忍心説出口,生生咽了回去。

其实她还想説……

连孩他爹都不知道是谁,你敢不敢再离谱一diǎn儿?

等孩子生出来,问你我的粑粑是谁?你难道随便指着一个明星告诉他这就是你爹吗?

在这种事上含糊,完全不能忍啊有木有?

见闺蜜生气了,她急忙解释,“我没结婚,谈恋爱不是很正常吗?再説了,我跟白浩然分手以后,才跟他在一起的。这dǐng多算移情别恋,不能算乱搞男女关系吧?”

“他是谁啊?住哪儿,叫什么,干什么工作的,家里几口人,开什么车,存款多少,你都知道吗?”

“知道啊!”

居然已经进展到这种程度了!

我还被蒙在鼓里,有她这样的闺蜜吗?这是友尽的节奏吗?

“魏蓓拉,你还是我姐妹吗?”

“当然是啊!”

“这么大的事儿你都敢瞒着我?还説是姐妹?这算哪门子的闺蜜啊!”

清了清嗓子,魏蓓拉讪讪一笑道,“我跟他只想试试,没打算来真的。至于化验单的事情,完全是个意外事故。雨天追尾是很正常的。”

“正常你个溜溜球啊!如果不在乎那个男的,你会这么纠结?”

冷哼了一声,她继续碎碎念。

“你説的这么轻松!既然是雨天追尾,何必把所有的检查项目都做了,直接预约手术就好了!挥一挥衣袖,权当那个男人没出现过,这多潇洒啊!”

“这毕竟是条人命,要慎重,慎重!”

“瞧瞧你那副欲拒还迎的样子。分明早已经芳心暗许,偏偏嘴硬不承认!反正你也不打算跟我説实话,这件事你自己拿主意吧!”

不屑的扫了她一眼,陆雪漫盖上被子,闭上眼睛开始装睡。

xiǎo样儿,就不信你不心慌!

过来求我啊!只要你告诉我那个人是谁,我就帮你出出主意!

病房里陷入一片沉默,魏蓓拉孤零零的坐在沙发里,神色哀怨的看着床上的蚕蛹。

本以为她失忆了,这件事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可她是好人一个,而且自己也想不出任何办法,还是要闺蜜帮忙。

“漫漫……我的好漫漫,醒醒嘛!别睡了!”

顿了一会儿,她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魏蓓拉把心一横,凑到她耳边威胁道,“你要是再不起来,我这就告诉你家男神,你在装失忆!”

要不要这么狠?

陆雪漫一阵心慌,却强忍着没有理睬,继续呼呼。

把我的话当空气是不是?

她妆模作样的把放在耳边,“喂,权总啊,我是魏蓓拉。有件事情想跟你説一下,是关于……”

哎呦我去,她玩真的!

忽的坐起来,陆雪漫伸手夺走她的。当看到漆黑的屏幕,瞬间明白自己被耍了。

“魏-蓓-拉!”

她抓起枕头就砸了过去,被闺蜜轻巧的接住。

凑过来,魏蓓拉嬉皮笑脸的説道,“喂,帮我想个办法嘛!我的脑袋都快要炸掉了,帮帮忙嘛!”

“我都不知道那个人是谁,要怎么帮你?”

“其实,你们认识的。”

冷了她一眼,陆雪漫推开闺蜜,再度躺了回去,“我们是大学同学兼同事,你认识的人我基本都认识。范围这么大,我肿么知道那个人是谁?”

魏蓓拉有种要被逼死的感觉,艰难的继续道,“你家男神也认识!”

“白浩然?”

“都説了不是他!”

某女彻底懵了,“那还有谁啊?”

“他跟你家男神关系很不错,可以算是哥们了。”

“那不还是白浩然!”

额前飘过一整排乌鸦,魏蓓拉瞪着眼睛説道,“你成心捣乱是不是?存心的是不是?”

她一阵抓狂,哀怨的看着闺蜜,仿佛在説,我比窦娥还冤呢!

“天地良心啊,那块料到底是谁啊!”

“……你我的上司。”

原来是他!

花擦,这是赤果果的办公室恋情外加地下情啊!

这个消息太震撼,陆雪漫的嘴巴张的老大,半天都説不出话来。看着她呆萌的表情,魏蓓拉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离开那个xiǎo区,夜南峰带着人赶到了赵楚萧和夜培东在海都的家。

尽管他们住的是高级封闭式xiǎo区,可物业工作人员看到警-官-证,立刻答应配合。几分钟后,赵楚萧打开了房门。

突然,眼前闪过几道人影,等她回过神儿来,夜南峰已经带着大周和林聪进了屋。

物业的工作人员知趣的遁走,权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迅速在屋里扫了一圈儿,夜南峰发现客厅里摆着几只超大号行李箱。看样子,他们还不算太笨,已经做好了跑路的打算。

赵楚萧正要发作,等她看清来人是谁,顿时没了脾气。

邮件是匿名发送的,他们怎么会找到这儿来?莫非夜培东已经被他们抓住了?

夜南峰懒得跟她废话,挑眉问道,“你绑架的人呢?”

“死了!”

几分钟前,夜云山已经宣布权慕天夜氏集团新任总裁。

这不仅意味着他们计划失败,还説明夜云山决定把集团交给儿子打理,自己正式退休。

听到这个消息以后,赵楚萧便通知那些人做掉人质。既然夜培东做不成夜氏的继承人,就让权慕天尝尝失去妻儿的滋味。

看了看时钟,她阴冷的笑了,“来不及了,我已经让我的人动手了。”

夜南峰震惊了,揪住了她的衣领,逼问道,“你説什么?你给我再説一遍?被你绑走的人在哪儿!?”

看着他额头暴起的青筋,赵楚萧故意重复道,“我説过了,她已经死了。”

他不相信文一佳会死,而且她也不能死!要是她死了,自己怎么向文博山交代?

权慕天的事情刚刚结束,还没有重新开始。如果在这个时候,文一佳死了,他之前的一切努力都会化为乌有。

不行,必须把人找出来!

他吩咐两名保镖把赵楚萧押上车,送往权氏大楼。

与大周和林聪钻进吉普车,对赵楚萧最后拨出的号码进行追踪。几分钟后,终于发现信号来自郊区的双水村。

他发动车子一路狂飙,根本不管闯了几个红灯,拐上高速直奔双水村。

40分钟的车程,他们只用了20分钟就抵达了信号来源。

根据追踪器显示,文一佳很有可能被关在前面那片低矮的民房里。

夜南峰找到当地派出所的民警了解情况。

据説,那片民居是一对老夫妇留给他们儿子的。那家的儿子不务正业,经常惹是生非。前几年,老两口相继去世,卷毛也很少回来。

可今天上午,他突然开着车进了院子,没人知道他在里面干什么。

了解到这些情况,夜南峰他们摸到后院,悄悄翻墙摸了进去。屋里拉着窗帘,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他们藏在柴火堆后面,大周拿起一块石头砸碎了玻璃。

稀里哗啦的脆响惊动了屋里的人,一个穿花衬衫的混混走出来,不耐烦的喝道,“哪个不知死的砸我大哥家的玻璃,不想混了是不是?”

房门大开,透过望远镜向里张望,夜南峰发现里面只有三四个人,估计没有抢只装备。

三个人交换了下眼色,摸出手抢,迅速冲了过去。

宜昌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宜昌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宜昌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宜昌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宜昌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