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梧桐合奏】燃镜.涅槃

发布时间:2019-09-13 05:39:10
多年以前,婉月的父亲还是这个国家的支柱。他的地位虽然不及王崇高,但是,他的智谋一直为人称赞。那个时侯,婉月还生活在离族,秉承着家族的传统,学习着繁琐的礼仪。
婉月与别人有着很大的不同。自很小的时候起,她每日便只能清醒两个时辰,其余时间都在睡眠中度过。除此之外,她没有显现出任何病态,而且,她还变得越来越聪颖,甚至有可能超越了她的父亲。婉月的父亲离羡也因着她的不同而将她视为掌上明珠,时时刻刻保护着她。她在离族的地位已如公主一般。
为了治好婉月这种奇怪的症状,离羡寻访了各地名医。可是,许多年过去了,任谁都束手无策。
婉月十七岁生日那天,一名唤誓的巫之国男子带来了一件东西,并扬言此物是由巫之国法力最高强的女巫制造出来的,有着强大的魔力。
巫之国的存在只在传闻中出现过,至于那个国度是不是真的有修习法术的巫师却一直不为人知。尽管如此,誓的出现依旧为离族带来了希望。
誓提出的条件很简单,只要离婉月带着此物离开离家,那么,五年之后,她的病便能彻底治愈,届时,他会将她带回。这个条件让离羡陷入了一种深深的矛盾中。他不知道五年的时间婉月到底会变成什么模样。可是,比起离族的将来,他更愿意让她过回正常人的生活,不管如何,离族现在还有自己支撑。
誓在离族停留了三天才见到婉月。那是一名温婉若水的女子,眉眼间流露出些许优越感,虽然轻微,却并没有逃过誓的眼睛。她的瞳孔有淡淡的蓝色,参杂着些许凌厉与忧伤,这种感觉既不疏远也不过分热烈,让人觉得微妙。
见到誓的第一眼,婉月并没有过分的热烈与激动。她只是望着他俊朗的面容轻微地笑,没有遗留下任何多余的情愫。朱唇微启,便道一句:“不知道能治病的到底是何方圣物,以至于现在都不能得见!”
“当然,也该让众人见一见了。”誓勾起唇角,轻微上扬,而眉眼却越见凌厉了。
剥离层层丝巾,眼前出现的竟是一面镜子。婉月有些不可置信地望望誓,继而伸手过去抚摸,想一探究竟。手指在触碰镜面的那一霎那,似乎有种感觉袭便全身,婉月不由得迅速收回了手。镜子摔到地上,却没有碎。只是瞬间,仿若掠过一道光影。
“你是第一个触摸这面镜子的人。”誓望了望婉月,嘴角的笑变得浓烈。
“会如何?”婉月望了誓一眼,轻描淡写地道了一句。
“它本来就属于你,没关系。”
“父亲已经告诉我你所说的条件了。五年的时间,你要带我去哪里?”
“哪里都无关紧要,只是不能在离族所能控制的范围内。这样,才能避免你的家人受伤。”
“你自己需要的条件呢?”
“足够我衣食无忧过一辈子的金钱。当然,这并不是巫之国向你们索取的。在接受这个任务的时候,我并没有收到任何索需条件。也就是说,巫之国只是希望医治好你。”
婉月露出轻微的笑,继而反问道:“你凭什么认为我会跟你走?”
“你已经触摸了魔镜,你若不走,明天,你最重视的人将会患上绝症,没有任何医治方法,除非你带着魔镜离开。我并不是在威胁你,这只是别人交代我的。我只想顺利达到我自己的目的,至于巫之国有什么目的,我并不清楚。”誓说完轻轻将魔镜包裹起来,继续背在身上。
婉月有些许犹豫,想起方才的那道光影,心中又有些疑惑,也便没有下定决心。不多久,她便再次沉沉睡去。
第二天,待婉月再次醒来,便有人告知她离羡患病的消息。仅一天的时间,她的父亲便换了模样,那种威慑人心的魄力早已不见了踪影,脸孔变得更加苍白,病魔使得他开始陷入昏迷状态。
望着父亲的模样,婉月心里一阵揪心的疼痛。一切,与誓说的相同。那么,她只能离开,为了自己,也为了现在的父亲。
便是如此,婉月带着魔镜跟着誓离开了离族。
婉月并不知道誓的目的是去何方,她只是随着他走了很多的路。而她嗜睡的病症,也渐渐地好了。誓并不同她说太多的话,于是,婉月便开始试着去了解魔镜。
婉月最喜欢做的事情是在月光的照射下一遍遍地抚摸魔镜,那瞬间闪现出的影子仿佛就是另一个自己,有着莫名的熟悉与亲切。这么多年,婉月从来没有离开过离族,她的衣食住行也一直有人照料。而今,自己孤身一人在外,心中竟泛起丝丝忧愁。思念在心底延伸,如藤蔓一般,顺着时间的轨迹,在心上缠绕了一圈又一圈。
有时候,婉月依旧会变得迷茫,她感觉自己好像在慢慢改变,虽然轻微,她依旧发觉了。比如,她曾经的聪颖,好像在逐步离开,而面对誓的时候,她竟然会有莫名的期待。她希望他能更多地了解自己,告诉她他的过去,告诉她巫之国的模样。可是,她的愿望总是会落空。他的晚归,会让她在家门口翘首期盼,如依托他来生活的柔弱女子一般。她爱上了他,深刻而彻底。这样的变化,也许简单得只因他是这个不熟悉的地方她唯一熟悉的人。所以,她很轻易地就建立了对他的爱恋。
可是,在随后的某一天,誓却一直没有归来。她等了他三天,他依旧没有出现。
静夜的月光显得特别寂寥,微弱的光芒似乎布满隐殇,丝丝倾泻,照得婉月心里一片忧伤。她心里浮现出很多猜测,可是,不管她怎样祈祷,誓都没有回来。
婉月取出魔镜,在微弱的月光下,一遍一遍地梳着肩头的长发。莹润的月光照进她的眼中,她的双眸呈现出一种淡蓝的色泽,带着些许幽怨。
婉月把手掌贴在镜面上,镜子开始有了些许温度。她对着镜子轻微地笑,然后泪水便滑落了下来,滴到魔镜上。蓦地,镜子开始变得模糊,一片绿色的荧光自镜中散发出来,数不清的金色线条开始在镜中飞舞,继而清晰了画面。婉月疑惑地望着镜子,镜中的自己开始越来越清晰,仿佛对面原本就端坐一人。
婉月惊了一下,莫名地收回手,喃喃自语道:“你是谁?”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声音自镜中传出,言语中带有几分轻蔑。
听见她的声音,婉月吓得抖落了手中的玉梳。这声音分明是自己的,在离族的时候,她便是用这样的口吻说话。这种感觉,她再熟悉不过。虽然,她已经不是曾经的自己了,也没有了昔日的姿态,可是,这种熟悉的轻蔑之感,让她觉得方才仿佛触摸到了曾经的自己。
“不,你不是我。就算是我的影子,你也不可能是我,只能算是我的过去,是一种记忆罢了。”婉月定了定神,忧伤道。
“我是影迹,是你的影子,也是曾经的你。”影迹捋了捋头发,然后把头上的发簪拔下来扔到一边,发髻随之抖落。细长的发丝在空中飞舞,如同静夜中的精灵,带着几许神秘。
“你在离族?”婉月看了看镜中的女子,发现了她房间里的那幅画,不由得惊叫道。
“我已经说过了,我是曾经的你。那么,我难道不应该留在离族吗?”
“为什么会这样?这是怎么回事?”婉月惊恐地望着镜中的自己,不可置信地摇了摇头,感觉自己似是在做梦一般。
“很简单,为了限制你的力量。可惜,却因为魔镜的力量太过强大而衍生出了我。”影迹颔首继续抚摸长长的头发,嘴角扬起一抹轻微的笑。
“那么,你会帮我的,是吗?”婉月有些惊喜地对影迹说道。
“我为什么要帮你?”影迹勾起嘴角,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婉月。她的眼眸露出了冰蓝的色泽,像是冷漠与绝望。此时的她一定是个恶魔,与曾经的自己绝对不一样。婉月在心中念想道。
“既然你就是我,我就是你,那么,如果我不再了,你是不是也会消失?”婉月说到这里再次想起了誓,眼中不由得噙满泪水。
“既然你要如此愚蠢,以你的命来作为条件,我也无奈。好吧,你需要我做什么?”影迹仍旧只是笑,轻浅得如同羽毛一般。
“你是魔镜的力量衍生出来的,那么,你一定是有魔力的。我想知道誓在哪里,还会不会回来?”
“只有这些?”
“是。”
“这么简单的事情就需要你以命来作为要挟我的条件吗?”影迹勾起嘴角,望了婉月一眼,冰蓝的光芒让婉月吓得动弹不得,“如果你连现在这样的状况都接受不了,那么,你终有一天是要被誓舍弃的,即便他还会回来。”影迹依是微笑。
“我只想知道他去了哪里,还会不会回来,没有其他。”婉月喃喃道。
“我已经告诉你了。等待吧。”影迹扬起嘴角,轻微地笑。随之,萤绿色的光芒覆盖了镜面,金色的线条再次出现。
“等等,我要怎样才可以找到你?”
“你若是需要我,想必也如今日一般,有月光,而你,大抵也是心情不好。如此,那我们便约定吧,月光之夜,以你的泪水为念动之门,心中念想这幅《眼眸》之图。这般,我便会出来见你。”
镜面的光芒随之消失,出现在镜面上的是婉月房间中的那幅《眼眸》之图。在诡异的红色背景下,些许绿色光芒萦绕着一名长发女子。女子身着黑衣,手持一柄紫色法杖,法杖最前端有红色液体覆盖,背景处,正是惹眼的绿色光芒。女子的嘴角有着近乎邪恶的笑容,而双眸却并没有在画中出现。目之所及,除了大片明亮的颜色,便是女子漆黑的长发以及胸前形似眼眸的吊坠。整幅图有着让人倍觉压抑的气息,可是,它却是婉月房中唯一的装饰。
曾经,婉月极其钟爱这幅画,特别是那邪恶的笑容下什么都没有的脸孔。《眼眸》之图,其实,什么都不曾有,而沉静下去,却能看到更深处的东西。婉月很清楚这一点。可是,现在的她已经不是曾经的自己,面对《眼眸》,她除了不解还是不解。那些曾经属于她的东西,已经彻底被她遗忘,没有踪迹。
第二日,誓便回来了。
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誓只是说:“我们走吧。”随后便开始收拾自己的行装。
婉月望着他的背影,眼中沉淀出温暖的笑容。她不需要知道目的在何方,只要能跟着他,那便好了。而今的她,只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子,为了她的爱,她可以放弃一切。
终于,誓带着婉月来到了巫之国。
离开离族已经有了近乎四年的时间。离别之前,能在巫之国留下,对婉月来说,也许是最大的恩赐。
可是,到了巫之国之后,誓便离开了婉月的住所,然后便再也没有归来。
十几天过去了,婉月除了痴痴等候与流泪祈祷,便再没了方法。她终于按捺不住,再次唤醒了影迹。
影迹依旧没有变化,依是带着浅笑,冰冷而疏远。只是,仔细看来,她的头发却更长了。
“现在还不是你见他的时候。”影迹第一句话就让婉月伤心不已。
“那我可以每天找你吗?我不想总是一个人这样孤单着等待。”婉月蹙了蹙眉,露出祈求的神色。
“你知道吗,巫之国又被称为月光之国。因为王族的月光城堡只有在月光下才能显现出来,其它时候,只是一片荒芜之地。”影迹笑道。
“你是想说月光之城与誓有着某种联系?”婉月望着影迹,心中蓦地回想起来,自誓离开之后,便一直是细雨如丝的景象。直到今天,才有了些许微弱的月光,她才得以见到影迹。
“似乎是呢。”影迹扬起嘴角轻微地笑,瞬间,发丝开始在空中飞舞,而她左手边的那幅《眼眸》之图,却越见血腥之色。
“那为什么他今天不能回来?”婉月有些疑惑。
“时机未到。当然,我可以让他回来,如果你愿意。”
“我当然愿意。”婉月露出欣喜的神色。
瞬间,影迹裂开嘴角微笑,模样像极了《眼眸》之图上的女子,邪恶的气息布满全身。只是,这些,婉月却没能发现。
第二日,誓再次出现在婉月面前。他望着婉月,露出苍白而无力的笑容,可是瞬间,他的眉眼又变得冰冷而决绝,然后道了一句:“你对魔镜做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不等婉月回答,誓已经重重地摔倒在地上。渐渐的,鲜血浸透了誓的衣衫,婉月这才发觉誓受了重伤。
她慌乱地替他包扎伤口,然后守护着他,等待着静夜的降临。
月光再次照进房间。影迹刚刚出现,婉月便气愤地质问道:“我只是想要他回来,你为什么要伤害他?”
“你知道他在月光城堡的不是吗?那你是不是知道,他爱的人,不是你,而是月神呢?”
“月神?”
“她是月光之国的公主,也就是魔镜的制造者。《眼眸》之图是她最钟爱的画,可是,却有人将它盗走然后送给了你的父亲。随之出生的你,由于受到了《眼眸》之图的影响,继而衍生出了另一个自我,也就是现在的我。我沉睡了这么多年,终于因为魔镜得到了自由,而你也获得了重生。虽然我是你的影子,与你有着相同的面容,可是,我的意念源自月神。也就是说,在起源上,我与月神几乎是相同的。我会受制于她,她也会受制于我。换句话说,我本没有实体,所以,能伤害誓的并不是我,而是月神。”
婉月听完影迹的话,心中有了莫名的悲痛。她只记住了誓钟爱的女子是月神,而月神便是巫之国的公主,她伤了誓。在这种联系中,婉月只是一个旁观者,没有其他。
她起身,将那些绸缎再次包裹在魔镜上,然后默默地守在誓的身边。
随之而来的天气再次恢复了细雨如丝的景象。而誓却一直不见醒来。
等待变得漫长而痛苦。十多天过去了,誓渐渐有了好转,可是,却仍旧处在昏迷状态。婉月望着他平静的面容,莫名地猜测着他和月神在一起时的光影,不由得再次溢出了眼泪。

共 674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部奇特的小说,作者对此类玄幻题材的理解似乎高人一筹,文字的搭建并没有同类型小说那种显而易见的矫揉造作之感,而是自然流畅的口语化,然而并不是说作品缺乏古典性,相反丝毫看不出半点轻飘。因此我说作者找到了创作的根基。把生活与玄思融为一体,是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的。另外,小说的故事性强也是值得称赞的。欣赏并推荐。【编辑:味道】【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110 2114】
1 楼 文友: 2011-0 -21 14:17: 2 这是一部奇特的小说,作者对此类玄幻题材的理解似乎高人一筹,文字的搭建并没有同类型小说那种显而易见的矫揉造作之感,而是自然流畅的口语化,然而并不是说作品缺乏古典性,相反丝毫看不出半点轻飘。因此我说作者找到了创作的根基。把生活与玄思融为一体,是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的。另外,小说的故事性强也是值得称赞的。欣赏并推荐。【编辑:味道】 小说作者,笔名味道,味道文章,味道啊味道,alun12 21
回复1 楼 文友: 2011-0 -21 20: : 8 辛苦了,呵呵
2 楼 文友: 2011-0 -21 14:17:55 问好作者,期待更多佳作 小说作者,笔名味道,味道文章,味道啊味道,alun12 21
 楼 文友: 2011-0 -21 14:44:58 梧桐合奏“镜”这个漂亮的句号,由之痕为我们画出。
4 楼 文友: 2011-0 -21 18:16:22 问好顾之痕~~ 卖文字的人
5 楼 文友: 2011-0 -21 19:40:12 来溜一眼,感觉婉月这个名名字起得贼好,可惜啊,真是太可惜,可惜太美妙便是太寂寥啊,婉月宛如月神,毕竟只是神似,镜中月,水中影,所谓爱之深,情之切,心实与虚幻在演绎,我在瞎留言~~~~~~~~~~~~~~~~~~~~~哈哈哈哈哈哈~~~~~~~~~~~~~哇哦哇哦~~~
后记:问好痕痕,据说《燃镜.涅槃》的爱情之痕,是你留下的?真的假的?如实回答!
回复5 楼 文友: 2011-0 -21 19:45:48 擦一下汗,看了前页,以为俺完了呢,稍带,看看后页去……
回复5 楼 文友: 2011-0 -21 19:51:20 据传闻,爱情之痕,居然是,居然完全可以是从月缺到月圆之痕……
回复5 楼 文友: 2011-0 -21 19:54: 7 真是不好意思,给您的评论页面污染了一大片,真不是我的意思,全赖粗心马虎的马虎眼,你找马虎眼算账去吧………………
前记:第一次在痕痕面前丢了脸……阿弥陀佛……你怪罪也好,不怪罪也好,我都来过……
回复5 楼 文友: 2011-0 -21 19:58:15 最后一记:觉得碍眼,完全可以删除,我是从审美观出发,你要是从审丑观出发,那俺这绝对是天下第一美评论……废话到此,俺撤……
回复5 楼 文友: 2011-0 -21 19:59:08 呵呵,难得花少爷有这等闲心来看看我的文哦,呵呵,高兴中。其实我觉得叫小闲挺好的,嘻嘻哈哈!!!
其实我不太会写爱情的,这篇文章是跟别人的一个合奏,讲述着相同的人物的不同故事,可惜别人没有来得及发上来,着实是没有时间呢,呵呵……小孩子积食了怎么办
两岁宝宝流鼻血
复方木香小檗碱片是治什么病
中风后复发的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