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千金-益母颗粒成都84卷知青檔案上叫賣人保局不知如何流

发布时间:2020-02-15 20:11:49

成都84卷知青档案上叫卖 人保局不知如何流失

成都市人保局流失的档案凌乱地堆放在贩卖者家中

成都市84卷知青档案被挂于上叫卖虽然今年5月,警方已将档案追回但成都市档案局至今未查明,是谁将档案当作废品卖于回收站 这些档案原由市人保局管理人保局出具的调查情况称,因年代久远已查不清这些档案如何流失

成都市档案局副局长赵建强认为档案流失根源在于,一些机关单位对档案管理不重视,并缺乏专业人才有收藏者也表示,不少机关单位曾将知青档案当作废品卖如今这些知青档案已成为收藏市场上的抢手货

而同时不少老知青因找不到档案,无法核算工龄,而不能办理社保

成都市副市长批示,要求彻查赵建强称,令人保局自查,直到查清为止

□本报 陈宁一 成都报道

84卷知青档案究竟从何处流出,最近赵建强常困惑于这个问题

今年4月,一家旧书,售卖成都知青档案,共84卷,标价12500元成都市副市长傅勇林听闻后批示,要求彻查

赵建强是成都市档案局副局长此次事件令他感到重大

成都市档案局接收的知青档案一直不完整数据显示,在2010年中旬,有近七成的知青未能在市档案馆找到自己的档案这直接影响到他们办理社会保障甚至有知青为此去市

市档案局的一名知情人告诉,每个机关部门在处理知青工作时,都会形成知青档案有些单位不将这些档案移交档案局,而直接卖给废品回收站

赵建强开始派人调查,他发现,此次的84卷知青档案,是原成都市知青办的工作文件如今知青办早已撤销,所有文件都归由人保局(即成都市人力资源和社会劳动保障局)管理于是联系人保局,令其自查

6月21日,成都市档案局接到人保局传真,有新的自查结果但这个结果,出人意料

人保局的调查结果,非但没有清晰档案从何处流出,反而将其推入更深的谜团

上叫卖知青档案

钟家强在旧书售卖知青档案84卷,标价12500元;国家档案严禁倒卖,警方将档案追回

旧书上售卖知青档案,是徐东升发现的他是成都市档案局接收征集整理部的工作人员

4月13日,他在上浏览,看见一家旧书贴出8张照片,全是成都知青上山下乡的资料每份资料都用牛皮纸封包裹着

它们的标题分别是,成都市人民委员会安置办动员知青上山下乡和支边的报告、1964年知青返蓉的发言稿、1977年知青回老家农村插队落户的介绍信存根,以及成都市革命委员会知青办(简称“成都知青办”)1979年至1980年的知青名册等

当时徐东升认为,这些资料可能是原成都市知青办的工作文件按法律规定,机关的工作文件属于国家档案,任何组织、个人严禁倒卖牟利

徐东升于是自称“老知青”,与档案卖主钟家强取得联系

4月15日上午,徐东升到其家中,一进屋,看到那些卷宗,堆放在床边凳子上翻阅后,徐东升确认,这些卷宗均属国家档案

4月20日,徐东升带工作人员再去钟家,并告知贩卖国家档案属于违法,要求他将卷宗赠给档案馆可给予适当奖励钟家强提出奖捐励9000元双方未达成一致

此后,钟家强依旧将档案挂在上贩卖

他还曾对扮成买家的保证,“绝对都是原始档案,如果是再版,就没有价值了档案局的人联系我,不准在上出售,还让我捐赠,但我没同意”

5月5日,当地媒体披露此事6日,档案局向派出所报案,将档案追回

钟家强对警方说,他是从一个废品收购站购得这批档案当时他们有4人,每人分了一部分其他人手中还有类似的卷宗

后来,警方又先后4次前往钟家其家人说,他已外出打工

成都市档案局一名知情人说,“因为警方没有拘留当事人,导致追查不到那个卖废品的,并且也不知道剩下档案的去处”

谁将档案作废品卖

这些档案由人保局管理,人保局“调查情况”称,因年代久远无法详细说明档案流失情况

5月6日,市档案局接到领导批示,要求严查档案如何流失

成都市档案局着手调查,究竟是谁把知青档案卖给废品回收站但随着调查深入,他们发现,这个问题变得越来越难以查清

成都市知青办在1981年已并入劳动局,交接人员未对档案登记造册,导致知青档案数目不清这期间就有可能出现档案流失

劳动局又于2010年与人事局一同,合并为成都市人保局

5月20日,人保局出具了一份《知青工作文书档案调查情况》该“调查情况”称,关于当时的两位经手人,一位年事已高,记不清状况,一位长期不在家,联系不上现在无法对档案流失情况做详细说明

知青档案流失后,市档案局和人保局有过一次会谈市档案局一名知情人说,会上人保局表示,这两年他们曾销毁过一批知青档案

按法律规定,机关单位必须将档案分为永久档案、长期档案和短期档案前两者必须移交档案局,只有短期档案可以自行销毁,但必须留有销毁记录

上述知情人说,流失的84卷知青档案当时被定为短期档案,而人保局拿不出那份销毁记录

他认为,可能存在这样一种情况:原劳动局错分了档案,将应移交的档案归入短期档案,又将其当作废品,卖给回收站

6月8日,到成都市人保局了解情况该局宣教处副处长杨海云称,这是30年前的事情,中间工作人员换了几拨,情况还不清楚目前市档案局正牵头调查中,到一定程度会有说法

市档案局的上述知情人告诉,他们曾于1999年,从劳动局“抢救”回了一批知青档案

1979年全国档案系统工作恢复,规定机关单位每20年须移交一批档案1999年,市档案局接到劳动局的移交档案申请,派人去接收

当时去接收档案的是杨晓蓉和她的同事他们在接收档案时,发现一些随意堆放的散乱档案,经询问得知是原知青办的档案,正准备处理;杨当即指出这批档案很重要,应该移交给档案馆保存

由于这次“抢救”,档案馆有了知青档案166卷这是档案馆从劳动局处,接收的唯一一批知青档案

私卖档案不止一家

一名收藏者称,他曾从许多机关单位回收过知青档案,价钱五百、一千、两千不等

6月21日,人保局给档案馆发去一份传真,令整个调查峰回路转

传真的大致内容是,人保局找到一张原劳动局于1999年出具的收条,当时他们交给档案局的知青档案是500多卷收条上是杨晓蓉的签字

联系杨晓蓉杨承认从劳动局拿回过这些知青档案但为什么拿回500多卷,档案馆只保留166卷,剩余的300多卷那儿去了

杨晓蓉说,如果有剩余的档案,一定是退回给劳动局了对于在整理中,是否见过这84卷知青档案,杨晓蓉表示,时间太长,她也不记得了

档案局的一名工作人员说,其实按照正常接收程序,是不会出现这样的收条

正常的接收程序是,档案局工作人员去劳动局,检验他们整理得是否合格若合格了,劳动局会再派人,将那些档案送至档案局

男子前列腺增生怎么办
云南生物谷药业
腿部静脉血栓怎么治疗
快速缓解痛经的小妙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